Site menu:

热门推荐

这次坝光拟建燃煤电厂的消息

2020-08-10 02:20

郑学定正通过微信群等途径,大家商量递交建议的时间从下一届“两会”提至目前,要在“两会”闭会期间,向深圳市人大郑重递交一份建议,正式表达人大代表听取到民意后的关于坝光拟建燃煤厂的意见。

“这是官民良性互动的范本”,在张荣刚看来,无论是今年5月深圳市发改委及深圳市能源集团针对政协委员意见作出的回复,还是昨日市发改委的再度表态,都体现了公权力机关认真倾听民意、尊重民意的姿态。

此后,此事在媒体报道上慢慢放缓。但记者当时采访了解,市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甚至一些政府官员,依然表示疑虑和担忧,也尝试探索一些理性合理的方式表达这种诉求。

6月5日,世界环境日,下午,小雨,由金心异发起,彭伊娜、张学虎、郑学定、肖幼美等,龙岗区几个政府官员和人大代表,以及当地村民代表一起来到坝光考察。记者亦随同前往。

市政府新闻办高级新闻顾问、政府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专家组成员张荣刚:

此次运动当事人、深圳市政协委员郑学定总结,“媒体+代表/委员”的模式,是这次深圳市邻避运动的最大特点。他认为,这种模式为深圳日后解决公共焦点问题提供了解决途径。

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深圳市长许勤专门签字,转交市发改委主办此建议,市规土委及市人居委会办。7月12日市规土委和人居两部门分别作出建议回复。市规土委明确表示,不宜在深圳任何地方建煤电厂,并论证反对理由;市人居委则称等待研究。

历时近3个月,在多位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的反对声中,昨日,深圳滨海电厂项目终于一锤定音。市发改委对此作出回应,称该委已商深圳能源集团停止滨海电厂项目在深开展前期工作,另行选址建设。

昨日下班前,郑学定收到人大转交给他的深圳市发改委有关其建议的正式回复。此事尘埃落地,深圳市政协主席王穗明告诉郑学定,这一事件,说明了“是民主监督的力量”。

对于舆论关注,深圳市发改委及项目建设方—深圳能源集团均及时发出回应。

但鉴于坝光精细化工产业园区已调整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园区这一规划定位的变化,8月1日市政府常务会议明确深圳原则上不再新建燃煤电厂,该委已商深圳能源集团停止滨海电厂项目在深圳开展前期工作,另行选址建设。

对于此前深圳能源集团为何要上马滨海电厂项目,市发改委昨日也作出了详细解释。市发改委表示,随着深圳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深圳电力供需矛盾一直比较突出。“十五”期间曾出现长周期的工业企业“开五停二”、“开四停三”错峰用电的严重缺电局面。2012年,深圳全社会用电量达722.1亿千瓦时,最高用电负荷达1383.4万千瓦。

根据预测,2020年深圳全社会用电量和最高用电负荷将分别达到920亿千瓦时和1700万千瓦。由于深圳地处广东电网广州、东莞、深圳三大负荷中心末端,即使全省电力基本平衡或略有富余,市外电力供应也容易受送电通道和电网建设等瓶颈因素的制约,电力安全保障形势严峻,客观上需要加强本地支撑电源建设。

深圳能源集团相关人员接到记者电话时,态度平和,称今日该集团将会给出公开表态。

到了6月中旬以后,有些深圳微博名人曾发博说“不”,但没有引起舆论的聚焦。

张荣刚还表示,公权力机关也应该反思,以后遇到大型项目,应该实行双预机制,不仅要预先判断公众的反应、反弹,更要积极做好预判方案,“以滨海电厂为例,这到底是怎样一个项目?为什么要建?会消耗多少煤,产生多少二氧化碳?这些一定要提前公开。不要到最后老百姓一无所知,就宣布开工。像一些地方,开工典礼的锣鼓还在空中回荡,老百姓就出来反弹了,这样弹都不止一年,还怎么建?”

当时,国家已经批复同意深圳滨海电厂项目开展前期工作。2013年1月23日批复广东省发改委,抄送深圳市发改委。

这次环境日考察的新闻首次出现人大代表的声音。深圳市人大代表郑学定和肖幼美的声音见诸报端,他们称,将向市国资委、发改委等部门了解情况,作充分的调研,必要时约见相关部门。他们还表示,不排除在明年市“两会”提出询问。

彭伊娜的微博掀开了这一事实的第一块盖子。次日,多家媒体介入曝光此事,此后追踪报道中,发现这是国家能源局落马局长刘铁男最后一批项目之一。

郑学定向南方日报记者回忆,“他们提供一系列资料,前几条主要是大鹏方面人士提供的。比方说,大亚湾核电站的数据,我委托龙岗的代表找大亚湾的代表了解的。还告诉我电力输送通道这个专业名词,说东部建厂电力输送通道严重不够。”

这次坝光拟建燃煤电厂的消息,引起深圳各方关注,以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和新闻媒体为首的公众力量,与政府开始良性互动,最终促成了这一事件解决结果偏向民意的一边。

随后,政协委员金心异、张学虎、姚晓明等亦有发言,要求公开环评。“这么大的一个环境敏感项目,申请之前为什么没有征求意见?”

近年来,深圳相当数量企业建设了一大批燃油发电小机组,因能耗高、污染大,也成为深圳大气污染的重要来源。

滨海电厂项目提出后,于2009年配套关停了106.66万千瓦燃油小机组(其中深圳96.16万千瓦),使深圳每年减少二氧化硫排放约9000吨,氮氧化物排放约20000吨,对深圳削减大气污染物排放、改善环境质量做出了积极贡献。

这份名为《关于撤销深圳能源滨海电厂项目的建议》措辞严谨,理由充分,没有感性语言宣泄。其提出,在坝光建设煤电厂与大鹏半岛的定位相违背;建设煤电厂不符合深圳产业布局;将严重影响深圳大气质量,必将加重pm2.5整治难度;在深圳建设煤电厂,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均值得冷静思考;深圳具有不建煤电厂的替代方案,以解决深圳用电问题;深圳能源集团是一家上市公司,理应承担社会责任;深圳能源集团煤电厂项目的审批程序存在异议。

昨日,市发改委正式回复南方日报采访函,称“我委已商深圳能源集团停止滨海电厂项目在我市开展前期工作,另行选址建设。”坝光彻底摆脱燃煤电厂阴影。

在5月16日的工作通报会上,邀请深圳市人居委主任刘忠朴、市城管局长蒙敬杭向政协委员通报生态文明有关情况,因政协委员提问环节的公开发炮,一场工作通报会更像一场质询会。

8月1日,深圳市政府常务会议原则通过了由市人居环境委编制的《深圳大气环境质量提升计划》,提出的首条举措就是“严格电力行业新建项目环保管理”,明确提出“原则上不再新建燃煤电厂”。几天后,市人居委在媒体的追问下亦表示,深圳不宜建设煤电厂。

5月22日,深圳能源集团回复,2013年1月,国家能源局批复同意滨海电厂“上大压小”项目开展前期工作。“项目目前仍处于选址、技术路线等的论证阶段。”

“老百姓也希望经济发展,医院甚至是垃圾场都要建,关键是寻找经济发展和民众意见的统一点。这个过程中,信息公开至关重要。”张荣刚说。

当日15时55分,彭伊娜通过其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发布了这一消息,表示“令人震惊这事是真的”,并介绍选址地坝光曾被列为国家级古银叶树自然保护小区。

坝光原是一个静谧原始的小渔港,一直满足着深圳都市市民的乡愁。

据市发改委介绍,今年1月,国家能源局复函只是同意滨海电厂项目开展前期工作。按照国家对燃煤电厂项目审批的法定程序,该项目在申报核准前,还需进一步落实有关外部建设条件,包括项目规划选址、土地利用、环境影响评价、水土保持、电网接入、社会稳定风险评估等方面的专题论证工作,并取得各级相应主管部门的支持性文件。

他表示,深圳公共舆论表达的平台比较多也比较开放。彭伊娜、金心异等通过微博发声后,传统媒体积极介入,政府部门也第一时间关注,而且没有“拖、压、删”,“相比于内地多个城市爆发的环保运动,深圳市民显得更加理性、克制”。

此消息被金心异、张学虎等与会政协委员随后所发微博确认。“这是刘铁男最后突击审批的项目之一,但也只是发了‘路条’,若深圳人群起发出声音,我们还可以改变它!”金心异微博上说。

5月21日 深圳市发改委官方微博声明,称国家能源局对滨海电厂的批复,只是同意该项目开展前期研究工作。深圳能源集团在整个项目前期工作中,必须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对项目进行客观分析、科学论证,未经国家核准,项目不得开工建设。

今年3月12日,市发改委将《国能电力[2013]36号文》下发深圳能源集团,抄送市人居委等单位。深圳滨海电厂项目是个燃煤电厂,拟建2台100万千瓦燃煤发电机组,地址初步选在大鹏新区的坝光。

这些聚餐人士商议,要形成合力,让公众知悉此事,并一致表示,坚决反对深能源在深圳尤其在坝光建设这一项目。

这是郑学定第三次来到这片深圳东部海湾,远眺青山碧海,而坝光村已经迁走大部分村民,一名坝光社区工作人员介绍,村民一直不知此事,近日看新闻后,表示反对。

在这个会议之前,省政协委员彭伊娜、深圳政协委员金心异、张学虎、姚晓明,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勤、陈曦等人在中心书城聚餐。

张荣刚表示,大鹏未来的发展,一定需要寻找到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的平衡点,“这不是第一次,可能也不是最后一次。从大鹏未来的发展来看,这也是一次理性的示范。”

据记者多方了解,对于此事,当时不光是公众被蒙在鼓里,深圳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深圳市多个部门皆不知情,甚至包括选址地大鹏新区。

市政协委员刘辉透露了一个细节,大概四五月间,在一次由大鹏新区组织的提案办理答复会上,坝光村村支书曾就坝光拟建电厂一事表达过意见,当时,大鹏新区管委会主任何永志现场表示反对,称要对此严格把控,并现场交代相关部门领导立即跟进。

他认为,从全深圳的角度看,这样的积极回应,应该充分鼓励,“在整个过程中,政府基于什么样的理由要建,民众基于什么理由反对,都充分表达,希望别的部门遇到类似事情,也能够这样理性互动,积极寻找解决办法。”

郑学定觉得建设此项目不合适,因为在三届人大会议上,来自南山区的人大代表曾坚决反对建设南山电厂,当地大气造成污染,一些环保技术迄今没有达标。“旧的没搞好,新的又来,搞出新污染,怎么行呢?”

5月下旬,人大代表郑学定接到龙岗一个人大代表电话,告知坝光拟建燃煤电厂一事。“我当时一惊。”郑学定昨晚向南方日报记者回忆,他先回家查阅两会材料,发现今年拟建重大项目,发现果然有这个项目,是前期研究,第三期。

聚餐中,媒体人金心异做一个“围猎大鹏半岛”的策划报道,发现深圳能源集团拟选址坝光建设燃煤电厂,已将此事对外公布,但公众一直不知情。

6月28日,郑学定领衔43名市人大代表在闭会期间提交《关于撤销深圳能源滨海电厂项目的建议》。随后,杨勤、王文若等39名市人大代表又分别提交两份建议,声援郑学定等代表。这两批人大代表人数约占深圳市人大代表总数的五分之一,创造了闭会期间人大代表就单一事项提出建议人数的历史纪录。

滨海电厂项目拟选址深圳大鹏新区坝光片区,这里濒临大亚湾,地势平缓,为深圳东部重要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