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nu:

热门推荐

为此

2020-10-26 22:43

大家原以为,等五保村装修结束后,潘仲卯和其他五保老人就可以重新回来居住。岂料,半年过去,装修完毕的五保村始终大门紧闭。村民询问后才知,五保村已被改建成少年宫。

少年宫后面,是一座破陋的庙宇,庙里共有两间,其中一间地上随意堆放着一些锅碗瓢盆,屋角用木板支着一张简易的床,上面堆放着被子。屋内的光线,是从屋顶残破的瓦片中漏出来的。

7月22日下午,南国早报记者走进王元村时远远看到,村里最漂亮的两栋楼房是村委会办公大楼和修葺一新的少年宫。少年宫大门紧闭,透过窗玻璃往里看,8个房间里除个别放置有床垫外,绝大部分空空如也。

来宾市民政局相关人士认为,五保村是由国家下拨的专款建成的。除非五保村已无人居住被闲置,否则,有关部门将五保村改建为少年宫的做法不可取。他们将与兴宾区民政部门了解,督促他们尽快解决五保户安置问题。

这时,忽然从屋外进来一个50岁上下的男子,身上脏兮兮的,他就是这间屋子的“主人”潘仲卯。他刚刚去河里捞田螺回来,准备当作午餐的菜。

10多年前,潘仲卯父母先后离世,他与同样有智力障碍的哥哥潘仲亥一同住进了政府兴建在王元村里的五保新村。最多时,五保村里的8个房间住满了人。3年前,潘仲亥去世后,其他五保户先后搬回自己的老房子,只剩下潘仲卯在此独居。

“少年宫的确不方便给五保老人居住,因为那是给孩子搞科普活动的地方。”寺山乡组织委员潘应宝解释,兴建少年宫,是由兴宾区政府实施的,目的为促进青少年科普知识。乡里曾动员潘仲卯搬到5公里外的乡敬老院居住,但潘说什么也不肯,他们也没办法。

潘仲卯的遭遇,让村民十分同情。他们认为,这座破庙,已经残破不堪。而旁边的少年宫,建成已有半年,却从未组织过活动,白白地闲置在那里。

去年11月,来宾市兴宾区将五保新村进行装修改建。就这样,潘仲卯被迫搬了出来。可他的老屋因年久失修,根本无法居住。无奈之下,他只好搬到五保村后面的一座破庙里暂时栖身。

雨天一来,简陋的“屋”里漏得像筛子。冬天时,冷风从四周直灌进来——这是来宾市兴宾区寺山乡王元村五保户潘仲卯的居住现状,自从村里的“五保新村”被改建为少年宫后,他被迫搬进一座简陋的破庙里栖身。来宾市民政局认为,五保村是国家下拨专款所建,有关部门将还有五保户居住的五保村改建成少年宫是不可取的,他们将督促相关部门尽快解决五保户安置问题。

对此,潘仲卯的堂妹潘女士认为,堂哥是个残疾人,性格自卑,即使到了乡敬老院,同样很难适应。

王元村一位干部称,自少年宫建成至今,从未正式使用,钥匙也不知在谁的手里。为此,他曾向乡政府反映过。

今年51岁的潘仲卯,自幼被摔伤致残。由于未得到及时治疗,导致他身体和智力发育迟缓,身高不足1.2米,至今未婚。